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韵事:遍地春潮

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女儿窥视的男欢女爱(十表演(一)

作者: 溺水三千 字数:3480字

“张医生!张医生!您赶紧来看看,这都三天了,孩子烧是退了,可是现在还是孩子浑身冷的打颤怎么办啊?”父亲眼看着我烧是退了,开始又慢慢的发冷,也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三天来张医生除了头一天回过家,这两天他一直待在医院观察我的病情,这还是他这几年行医里头一遭遇见这个情况,试过很多种方法,被子是捂了一层又一层还是挡不住这个冬天的寒冷!也是手足无措了!
张医生也是急的挠了挠头说道:“李贵,你家孩子这样情况真是实属罕见!我回国以后这都行医好几年了,别说这几年在国内,就是我那时候在国外上学、实习的时候我也没有听老师讲过,遇见过现在这个情况!所以我只能尽力而为!实在不行你们就去省城吧”
父亲一听张医生这么说更加慌了说:“张医生,我求求您了,您是医生!三天了!都三天了,孩子到底是得的什么病啊!花多少钱我们也得治啊!您给想想办法吧”
父亲一听到要去省城浙江更担心了,且不说这年头交通不方便,就单单医药费自己家砸锅卖铁也付不起啊!
正当父亲跟张医生对话这会,大伯带来了一个让人惊喜的好消息,有人马上就能治好我的病!
听到这话不光父亲不敢相信,就连多年行医的张医生也不敢相信!且不说能不能治好,就那一句“马上就能治好”这话一听就是天大的笑话!平常的感冒也要好几天呢,别说现在这个情况了!
父亲不信归不信,但是也抱着试试看态度激动的用双手紧拉着大伯的衣袖问道:“这话谁说的?人呢?人在哪?领着看孩子了吗?”
大伯说:“孩子已经睡了,我过来那会孩子吃了三叔带来的那人给的药丸好像不在持续冷了!”
父亲一听孩子睡了更加激动了,我这几天白天晚上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看着我想哭又哭不出来难受的劲,父亲的心简直是如腊月的风刀在割。听到这个消息算算轻轻的放了下心。
父亲拉着大伯就要往回走,边走边问道:“老大,三叔也来吗?你刚才说三叔带来的那人怎么回事?”
大伯感叹着说:“真不敢让人相信啊!三叔说那人就是当年让给咱家算过一卦,让咱们村子从老家庄子那迁徙出来的那个大恩人!到现在估计得有八十多岁了吧!我怎么看着还是比三叔这个五十多岁的人还小呢?怎么连一根白发都没有呢?你看三叔都满头白发了!”
张医生也坐不住了,也紧跟着父亲,大伯后面一起来到护士安排的集体病房。
父亲到病房里就看到满屋子里的人都围过在我的病床旁边,三爷爷和三爷爷带的那人就站在紧挨着病床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跪在地上哭泣着说道:“神医,求您也救救我们当家的吧,半个月他前修理房子摔了下来,在家耽误了十几天,医生说治不了,只能去省城截肢!求求您发发善心把您刚才给李家孩子吃的那药丸卖我们一颗,多少钱您说!我们家就算是借钱也给您凑齐了!”或许是中年妇女刚才亲眼验证了奇迹,对这颗小小的药丸真是抱太大希望了。
这时父亲才有机会仔细端详三爷爷带来的那人,身穿一身道服,五官端正,眼光清明,星眉轻扬,嘴角挂着微笑般自信,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信任,对,是一种让人看到第一眼就能信任这个人的好感!
“荒缪!药丸怎么医治断肢呢?简直是一派胡言!让开,让开,来我看看孩子的情况!”张医生说着就伸手扒开人群想要从人群中分开一条路。
这时候大家伙的目光才从跪在地上的中年妇女和道人的身上转移到门口。
张医生走到病床伸手摸了下那时候还是孩子的我的额头,感觉到体温已经不再寒冷了,觉得不可思议自言自语的说:“这怎么可能,为了这病我都看了多少病例和书了,就是没找原因!”
忽然想到了刚才大伯说的那个药丸,就转过身问身穿道服的那人:“敢问道长师何名,师从何人?是哪位杏林国手?那药丸是中药合剂?”
那道人打了个稽首微笑着说:“贫道李逸仙,恩师道光真人已经仙逝多年,并不是什么杏林国手,刚才我给孩子吃的药丸也算上不中药合剂,是贫道多年前采自东华山的几味草药炼制而成的。多年前贫道便算出当年的恩人今年会有一孙,要经受一场磨难,三个月前贫道出入东海故而来迟,不然这孩子也不必经受那么久折磨”
父亲听到这里就知道了这位道长肯定是爷爷当年救的那人,不过时过境迁,举庄迁徙来到这里十几年后爷爷在我出生的前几年就病逝了,爷爷对父亲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再见他救的那人一面!庄子里的人后来回忆的想到这件事还是心有余悸!那人当时说他道行不高,只能帮我们家算上一卦,但是恰恰正是那一卦拯救了我们整个庄子好几十户人家!免遭了鬼子杀戮!
“恩人,真是您吗?真的是您吗?当年您对我们整个庄子有大恩啊!父亲临走的时候还跟我说他这辈子恐怕是再也不能当面感谢您对我们庄子和全家的大恩了!现在您又救了我的孩子,您说…要我怎么做,我李贵这辈子这一百多斤肉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去给您办到!我跟您跪下了!”说着也要往下跪,但是只见道长手轻轻一挥,父亲就没能跪下去。
道长笑着说道:“呵呵,李贵你客气了,其实我多年前早就去过你们现在的村子了,而且也早就知道你叫了李贵,过门不入是我的错,但我就怕当年救命的恩人你的父亲盛情挽留,所以就没敢打扰你们一大家子,你父亲走之我去上过几次香,天意难测啊,我也没办法强留你父亲于世!”说完也感叹道
道长露的这一手大家伙虽然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可彻底惊呆两人!我父亲和张医生,一个是从小就在我爷爷讲述道长如何神奇的卦术下长大的父亲,一个是从小接受无神论主义教育回国的海归西医。
父亲想到刚才的那神奇法术,看了看仍跪在地上的那个前几天给他让位排号的中年妇女。
父亲小声的问:“李仙长,这位大嫂的家人的腿仙长能医治吗?”
道长想了想就说:“现在贫道恐怕没办法医治,不过贫道可以先帮他压制腿部持续坏死,稍后几天我去采点草药调养个一年半载的倒是还可以康复,走路倒是没问题,就是以后不能再像平常人一样做剧烈的运动了!”
中年妇女一听到这,也怕道长为难就急忙说:“感谢道长,只要能不截肢就好!能走路那就已经是老天爷了,我们不奢求像正常人一样!”

标签:

分享:

关闭
护眼

护眼
模式

A+

恢复
大小

A-

返回
顶部

直达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