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韵事:遍地春潮

第二十三章 恋父情结

作者: 溺水三千 字数:3434字

    第二十三章恋父情结

    欧伟立见是欧秀玉进来,连忙丢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道:“秀玉,你怎么来了?”欧秀玉冷着脸嗔道:“怎么,你当了副镇长,就不认我了?!”

    欧伟立忙道:“怎么会呢。”说着,接过欧秀玉手中的饭盒,让她坐在了沙发上。欧秀玉道:“知道你忙,顾不上买饭,这是我今天早晨新做的土豆烧牛肉,刚才在食堂里我用笼屉热了一下,你赶紧趁热吃吧。”欧伟立道:“不急,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别人?”欧秀玉道:“怎么,我到你这来,给你丢脸了,那我走。”说着,站起来就要走,欧伟立忙拦住道:“什么啊?我不是怕别人说闲话嘛,好了,坐下。”说着,拉着欧秀玉的手让她又坐了下来。

    欧秀玉坐下来,看着欧伟立,欧伟立也同样看着欧秀玉。欧秀玉看着看着,脸红了,呼吸也变得粗了些。欧伟立走到门口,从里面反锁死了屋门,回过身,握住欧秀玉的手道:“秀玉,可想死我了!”欧秀玉白了他一眼道:“去你的,我不来看你,你就不会去我那里?”欧伟立道:“我倒是想去,你没看到吗?刚刚提成副镇长,家里又是请客、又是祭祖,没有时间啊。”

    欧秀玉道:“少找理由,哼!”欧伟立抓住欧秀玉的手道:“好了,宝贝儿,我错了还不行吗?”欧秀玉“噗哧”一声笑了道:“讨厌……”,欧伟立看到欧秀玉笑了,便知道欧秀玉并没有真的生气,就一把把欧秀玉抱了起来。欧秀玉没有反抗,任他抱了,并且双腿交合在欧伟立的腰上,双手攀上了欧伟立的脖颈,就好像安坐在欧伟立的双手上一样。

    欧秀玉哼哼了一声道:“瞧你刚才那紧张、小心的样子,现在怎么就这么疯了!”欧伟立只是嘿嘿地笑,说道:“我想死你了,昨晚上还梦到你了,你猜怎么着,我抱着你趟水,趟了一晚上。”欧秀玉嗔笑道:“你也不怕累死你!”

    欧伟立笑道:“我愿意累死在你的肚皮上!”说着,就把欧秀玉放在办公桌上,上下齐动,揉着欧秀玉就像揉一块儿面团一样。欧秀玉笑得咯咯的喘,突然说道:“别动了,痒,再动下边都流水了。”欧伟立听了一时性起,一边咽着口水、喘着粗气,一边要脱欧秀玉的裤子。欧秀玉推了欧伟立一把,自己从办公桌上下来,自己把衣服都脱了。

    映入欧伟立眼帘的是欧秀玉的一条白生生的身子立在办公桌前,欧伟立一下子扑了上去,一手抚摸着那对儿丰乳,另一只手便顺着大腿滑到了两腿中间,嘴巴也顺势亲吻了进去,舌头就比婴儿般在那里吧嗒吧嗒,欧秀玉顿时浑身如酥软了一般,紧紧的趴在了欧伟立的怀里。

    “嗯……啊……,快点,使劲……”欧秀玉的嘴里歇斯底里的喊着,欧伟立忙道:“不要喊,别出声!”欧秀玉便一口咬住了欧伟立的肩膀,欧伟立疼痛之下,更加用力的冲刺着。又干了几百下,欧秀玉说这样在桌子上硌得慌,便让欧伟立抽了出来,然后下来,两手扶着沙发,将屁股撅了起来,让欧伟立从后面来。

    欧伟立从后面顶了进去,又动了起来。欧秀玉边用力往后挺动以配合欧伟立的向前顶,一边回头对欧伟立道:“你看你那个样子,哪里像个镇长啊?”欧伟立边用力往前挺动,边道:“那镇长是什么样子?”欧秀玉笑道:“应该文雅一点,庄重一点吧!”欧伟立呵呵笑道:“胡说,镇长也是人啊!谁干这事儿还文雅的干啊?那是有病!”说着,便用力挺动起来,直到欧秀玉嘴里又呻吟起来。

    完事之后,欧伟立趴在欧秀玉的屁股上,浑身无力的说道:“秀玉,累死我了,真他娘的过瘾!”刚说完,就听见外面走廊里有人喊道:“下午三点开会!”欧伟立一听,便抬起手腕儿,看了看表,已经一点了,忙道:“秀玉,赶紧穿衣服吧,小何快回来了,我也要赶紧把下午开会用的稿子写完,下午我还是第一个发言呢。”说完,拔了出来,用纸擦了擦,提上裤子。欧伟立对自己的功夫逐渐炉火纯青越来越满意了,在他看来这一则是当了副镇长的缘故,二则关键还是遇到了秀玉这等通情达理的女人,心里觉得很受用,又想秀玉在镇招待所做事也比较累,就盘算着找个机会把秀玉换个轻松又体面点的工作,做服务员总归是不雅的。有次,欧伟立还在党政办任主任期间,陪镇领导跟镇上一个基建老板在饭店吃饭,女服务员将雪花啤酒送上桌,问需要要打开吗,那个小老板趾高气扬又脸带淫笑地说:“你和你老公睡觉要脱衣服吗?”这话让在座的各位都笑起来了,女服务员脸顿时红了,不知如何是好,欧伟立让她打开就去忙自己的,当时他想欧秀玉在工作中是不是也会遇到这种情况呢?欧伟立没有问过她,秀玉也从来没有向欧伟立提过任何要求,这一点让欧伟立觉得很放松。

    欧秀玉不知道欧伟立在想这些,看到欧伟立从她肚皮上爬起来了,也连忙从沙发上缓缓地起来,捡起胡乱丢在地上的奶罩和绣有花纹的内裤穿上,再把衣服裤子套上,边穿边道:“谁能想到一会儿你在台上正儿八经地发言,这会儿却在做这事!别人看了,会说:瞧,那就是通天镇新提拔的副镇长!我却要想,我可知道他那裤子里的东西有多长哩!”欧伟立亲了一下欧秀玉的脸庞道:“好了,赶紧回去吧。”说着,拉开门,先伸出头去看了看,听见楼道里没有声音,然后赶紧让欧秀玉闪身出去了。走到门口秀玉又返回来问欧伟立去她那里吃晚饭么,想炖点东西给他补补,欧伟立说晚上以前党政办的同事为他庆贺,欧秀玉听了就扭着小蛮腰走了。

    欧秀玉刚走了也就是五分钟,何丽回来了。何丽手里端着一个铝制饭盒,像是个新的,可是看到欧伟立桌子上的饭盒之后,便将饭盒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然后回过身道:“我说欧镇长怎么不去吃饭啊,原来有人给你送饭啊!”欧伟立忙道:“哦,这是……”,何丽脸红着小声说道:“刚才我可都看见了哦。”欧伟立惊觉道:“什么?你看见了?你看见什么了?”

    何丽道:“我去吃饭时在去食堂的路上看见一个镇招待所的女的也是端着这样一个饭盒,而且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又看见她从楼里出去,手里却没有了饭盒,也不知道是不是您桌子上的这个?”说完,抿着嘴笑笑笑起来,却没有笑出声。

    欧伟立窘道:“这个,是……不是……”,何丽脸上露出笑道:“呵呵,可惜啊,我还给您带回饭了,还是热的,您却已经有了。”欧伟立听了忙道:“啊,这个……小何啊,我吃,你的饭我也全吃了,还不行吗?!”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何丽的桌前,拿起饭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饭盒,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何丽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给欧伟立倒了一杯水。复又坐下,幽幽的说道:“欧镇长,您……您与那个镇招待所的服务员是什么关系?”欧伟立听了,一紧张,差点噎着,忙喝了一口杯子里何丽上午给他倒的水顺了顺气道:“你,小何,你想噎死我啊,哪里有什么关系啊。”何丽一脸的怀疑道:“我不信!那她为什么不给别人送饭啊,只给您送饭啊?”欧伟立脸红了红道:“这个,她是我本家。”欧伟立不敢说是他侄女辈的亲戚,免得到时更加说不清关系,何丽呵呵笑道:“欧镇长,别不会是那种关系吧?”欧伟立赶忙道:“别胡说,怎么……怎么会呢?!我是结了婚的人,再说,这是没有的事。”

    何丽听了心里道:不会才怪呢!哼,你不说,我早晚也会知道的。这何丽从小跟着外公外婆长大,后来又是上学,她父亲又工作忙,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她。欧伟立调到镇委工作之后,一直拿着何丽当个孩子一样,特别的关照,时间久了,何丽竟然对欧伟立产生了一种没名的情愫,也可能是一种恋父情节吧。何丽却不知道,欧伟立这时候在想,大女儿欧艳丽比何丽小不了多少,读初中也懂事了,昨晚上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呢?当然,欧伟立和何丽彼此不知道在想什么,都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乡村风流韵事:遍地春潮 移动版阅读 )

标签:

分享:

关闭
护眼

护眼
模式

A+

恢复
大小

A-

返回
顶部

直达
底部